深度文化談

樂園夢想背後的血與淚

日本東京迪士尼樂園的兩位女性表演者入稟法院,指控營運樂園的公司Oriental Land忽視員工安全,以及未有盡力阻止職權騷擾,合共索償約755萬円。原告與律師團隊今日出席千葉地方裁判所的意見陳述程序,詳細講述在東京迪士尼樂園工作的狀況。

原告A小姐和B小姐都是扮演迪士尼人物的職員,經常需要穿着10至30公斤重的角色玩偶服裝。A小姐熱愛工作,特意自費購買全年通行證,假日都會入園觀察迪士尼人物與客人的互動。她指客人的笑容是工作的原動力,她非常喜歡這份工作,甚至打算一直都會扮演迪士尼人物。然而,這份工作並不容易,有時候會受傷、發燒。若然想請假的話,表演者都要自行尋找代班。每當她因病休假後,回到工作崗位時,都會遭人白眼。入職後約1年後(2016年11月),手腕偶爾會疼痛,直至2017年1月,經醫生診斷才知道自己患上胸廓出口症候群。她認為角色玩偶服裝令肩頸和手腕長期負荷過重,同年8月獲得政府認可為職業病,目前正在休養。她希望公司能夠正視員工的健康和安全,改善角色玩偶服裝、完善員工的休假系統等。

B小姐於2008年入職,期間沒有出現大問題,直至2013年才因客人的惡作劇與上司爭執。她指,在工作時被客人故意反方向屈手指,於是向上司申請工傷。但上司反而批評B小姐心靈脆弱,表演者應該忍耐這點小事。因為扮演特定角色而經常被客人惡作劇,B小姐向上司提出轉換角色的請求。上司威脅會解雇她,讓她不要任性。她跟A小姐一樣非常喜愛迪士尼樂園,「正因為我想繼續在這裡工作,才會想改善工作環境。我已經忍受了很多年,忍耐是不會改變什麼的。我希望迪士尼能夠成為沒有職權騷擾,可以安心長期工作的職場。」

離開地方裁判所後,兩位原告與律師出席記者會,講述提出訴訟至今的心境。律師團隊指,原告在7月19日提出訴狀,但直至裁判開始前,兩位原告才收到Oriental Land的通知書。內容帶有威脅的意思,公司員工有保密義務,公司能夠輕易影響妳們的前途。律師認為被告仍然是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度,完全沒有誠意解決事件。

在記者會上,兩位原告不斷落淚,似乎真的受了很多委屈。儘管如此,二人都希望能夠回歸工作崗位,A小姐正接受物理治療,而B小姐則頸部受傷而休養中。她們希望通過訴訟改善工作環境,然後繼續表演者的工作。A小姐自知提訴會破壞人們對樂園的夢想,但她不想再有人受傷了。而B小姐則是看到許多熱愛工作的同事因為職權騷擾而辭職,她不想惡劣的工作環境逼走有熱誠的表演者。二人都非常喜歡迪士尼,並認為提訴可以令迪士尼更美好。不過,Oriental Land回應指,工傷被認可不代表公司沒有顧慮員工安全,並要求原告放棄提訴,迴避了職權騷擾的問題。

出典 「ババアはいらねぇ」「死んじまえ」 ディズニーランドの“キャラクター出演者”がパワハラ巡り訴訟 原告が「ゲストの夢最優先してきたが限界」と涙の訴え

🌸🌸【今日精選推介 (最新)】🌸🌸
酒店優惠:
(1) Hotels.com 91折優惠 (推廣碼: CHAN18SEA) 優惠日期: 8月1日 至 8月31日 ➡  https://bit.ly/2vbFnap